<blockquote id="mn7bq"></blockquote>

          <output id="mn7bq"><pre id="mn7bq"></pre></output>
          1. <code id="mn7bq"><i id="mn7bq"></i></code>
            首页 > 新闻 > 大政

            分享到微信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20445;?br>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南船”整合迎来实质性突破,“南北船”资产整合再升温

            第一财经2019-04-09 22:17:29

            简介:中国船舶回应第一财经记者称:“‘南船’旗下动力资产的确大部分都归属到中船防务了,船舶建造类的大部分资产归属在我们这里。此次重组是按业务板块划分。”

            “南北船”合并预期再度升温,“南船”整合将迎来实质性突破。

            复牌即连涨的中国船舶工业股份有限公司(下称“中国船舶”,600150.SH)和中船海洋与防务装备股份有限公司(下称“中船防务”,600685.SH/00317.HK)回应第一财经记者称,二者将分别按照船舶制造平台、动力平台进行资产整合。

            二者的控股股东有“南船”之称的中国船舶工业集团有限公司(下称“中船集团”)4月9日回应第一财经记者称,“公司不宜对此予以置评”。

            在?#30340;?#20154;士看来,本次重组可视为“南船”内部的资产全面整合,意味着“南船”的资产整合思路转向按功能和专业分类。这与此前“北船”中国船舶重工集团有限公司(下称“中船重工”)按照“分板块上市”思路打造三大专业资产整合平台如出一辙。这也被外界解读为铺路“南北船”合并。

            中船重工对此仅表示,“南北船整合的传闻已经有好几年了,目前公司并未接到上级指示”。

            南船核心资产全面整合

            尽管“南船”不愿正面谈及整合事宜,但两大上市公司按功能和专业的归并整合迹象显著。

            2018年2月26日,中船防务和中国船舶分别发布了发行股份购买资产的预案。中船防务则发布公告称, 拟以24.33元/股的价格向华融瑞通等9名投资者发行股份,收购其持有的广船国际23.58%股权?#31361;破?#25991;冲30.98%股权,交易作价48亿元。中船防务也将实现对广船国际?#31361;破?#25991;冲全资控股。中国船舶拟以21.98元/股的价格向华融瑞通等8名投资者发行股份,收购其持有的外高桥造船36.27%股权和中船澄西12.09%股权,交易作价54亿元。交易完成后,外高桥造船和中船澄西将再度成为中国船舶的全资控股子公司。

            一年之后,中船防务、中国船舶均进行了整合方案的调整。

            具体来看,中船防务拟置入标的资产为中船动力100%股权、中船动力研究院51%股权、中船三井15%股权、沪东重机100%股权;拟置出资产为公司持有的广船国际?#31361;破?#25991;冲的部分股权。

            由于“南船”尚未取得沪东重机100%的股权,因此,本次重组以中国船舶资产置换完成作为前提。中国船舶拟以其持有的沪东重机100%股权作为置出资产,与“南船”持有的江南造船股权的等值部分进行置换。

            而中国船舶在江南造船增资、沪东重机资产置换及中船防务资产置换完成后,拟向中船集团、新华保险?#30830;?#34892;股份,收购江南造船、外高桥造船和中船澄西部分股权、?#30772;?#25991;冲和广船国际各100%股权,交易完成后中国船舶将全资控股5家公司。

            值得注意的是,中国船舶此次置入的江南造船、广船国际、?#30772;?#25991;冲均为造船总装资产。

            而中船防务置入的标的资产涉及船用低速机、船用大功率中速机、船用发电机、动力?#20302;?#38598;成、电气集?#19978;低?#31561;。以沪东重机为例,其主营大功率中、低速柴?#31361;?#21160;力等业务,旗下550万马力的低速机年产能,国际市场占?#26032;?#27700;平居世界第二。

            此次资产重组完成后,中国船舶主营业务未发生改变,仍为船舶修造等业务。主营船舶修造、海洋工程、机电产品等综合性海洋与防务装备业务的中船防务则将发生主营业务变更。

            “公司主营业务是有往船舶动力转变的考虑,这是‘南船’和公司意志的统一。”中船防务董秘办人士在接受第一财经记者采访之际表示,这一方面是应“南船”在2015年提出的拟在5年内通过资产重组、股权并购、业务调整?#30830;?#24335;进行重组整合,消除旗下业务同业竞争问题的需要;另一方面,这也是深化国企改革提高资产证券化率的题中之意。

            中国船舶则回应第一财经记者称:“‘南船’旗下动力资产的确大部分都归属到中船防务了,船舶建造类的大部分资产归属在我们这里。此次重组是按业务板块划分。”

            一位大型券商机械行业首席分析师坦言,“南船”旗下虽?#25442;?#26377;沪东中华等部分造船总装资产、中船海洋动力等动力类资产尚在上市平台外,但此轮资产重组几乎涵盖了南船旗下核心子公司,可视为南船内部的资产全面整合。

            与北船整?#19979;?#36753;高度相似

            资本运作始终绕不开企业改善业绩、提高估值、拉升市值等内在诉求。此次资产重组方案的调整也有类似的考虑。

            相较于中国船舶,中船防务被认为在市场化程度、业务多元化探索?#30830;?#38754;走得更远。但受制于国际航运市场和海工运营市场不景气、船舶制造产能过剩、国际贸易环境不稳定等因素制?#36857;?#20013;船防务净利润已数年?#20013;?#20111;损。其2018年营业收入、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分别录得192.14亿元、-18.69亿元。

            对于此次置入中船集团动力板块资产,中船防务董秘办人士称,较船舶修造等资产而言,动力资产受外部环境影响较小,成长性和确定性更高,预计这将使得上市公司的财务状况获得改善。

            作为“南船”旗下核心民?#20998;?#19994;上市公司的中国船舶业绩表现难言乐观。连续亏损的中国船舶2018年通过剥离亏损资产、债转股等组合拳策略,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4.89亿元,随即撤销退市风险警示,并实现资产负债?#35270;?017年的71.34%降至2018年的54.45%。但其此次置入的?#30772;?#25991;冲、广船国?#22763;?#31216;拖累中船防务业绩的核心推手。据中船防务2018年年报显示,?#30772;?#25991;冲报告期内净利润同比下降10.85亿元至-10.63亿元,广船国?#35270;?#38480;公司同期净利润同比下降10.25亿元至-10.57亿元。反观中国船舶的子公司沪东重机,2018年实?#24535;?#21033;润2.42亿元。

            中国船舶此番却要置出盈利尚佳的沪东重机,置入亏损的?#30772;?#25991;冲、广船国际,这会否影响自身的核心财务指标呢?中国船舶对此称,“这就不清楚了,到时候看公告”。

            ?#37096;?#27492;次资产重组或给重组事宜相关方带来的短期业绩层面的影响外,数位受访人士均有言及这契合船舶资产整合总基调,或铺路“南北船”整合,利好长远。

            复盘“南船”自2013年以来的资本运作大致轨迹,可以清晰地发现,“南船”对旗下资产整合的思路曾发生数次微调。

            由于中国船舶与广船国?#20351;?#20221;有限公司分别位于上海、广州,两家公司最初的资本运作遵循属地化整合,即分别以长三角、珠三角的船舶类资产就近进行初步整合。广船国?#20351;?#20221;有限公司于2015年重组更名为中船防务。此次调整资产重组方案,在国务院国资委研究中心研究员胡迟看来,意味着“南船”整合的思路转为“分板块”。

            这种整合思路此前为“北船”所用。“北船”目前已经按照“分板块上市”思路打造出三大专业资产整合平台——中国重工(601989.SH)(海洋装备总装平台)、中国动力(600482.SH)(综合动力平台)、中国海防(600764.SH)(海洋信息及船舶电子平台),旗下还拥有中国应?#20445;?00527.SZ)(应急交通装备)、久之洋(300516.SZ)(光电装备)两大上市平台。

            “南船”旗下中船科?#36857;?00072.SH)于3月19日披露重组预案称,拟发行股份购买海鹰集团100%股权,布?#25351;?#31185;技及军民融合新型产业。这也意味着“南船”形成了中国船舶、中船防务、中船科技三个功能差异化定位的上市平台。“‘南船’通过不同的平台定位体现功能和专业的归并整合,无疑将进一步为未来与‘北船’的整合扫清障碍。”上述机械行业首席分析师表示,这也是“南北船”整合预期加强的核心因素。

            市场再传“南北船”合并也确有诸多迹象。

            国务院国资委主任肖亚庆在2019年全国“两会”期间明确提出将积极稳妥地?#24179;?#36896;船等领域的战略性重组,?#20013;?#25512;动海工设备等领域的专业化整合。

            2019年3月14日,“南船”党组书记、董事长雷凡培在集团总部会见了来访的“北船”党组书记、董事长胡问鸣一行,并就一步加强交流沟通、扩大合作范围、促进优势互补,携手推动我国船舶工业实?#25351;?#36136;量发展进行了深入交流并达成广泛共识,?#31181;?#25512;了这波整合预期。

            ?#30340;?#35748;为,“南北船”整合的另一重伏笔来源于人事层面。执掌“北船”的胡问鸣此前来自中国兵器工业集团公司,与“南船”掌门人雷凡培一样属于“空降兵”。两大集团均由“外人”掌舵的?#32622;媯?#20063;被部分?#30340;?#20154;士视为为“南北船”合并扫除了“人为”障碍。

            此外,昊泽资本合伙人赫信称也有提及,相较于航空、电信等资产而言,船舶类资产的资产证券化率停留于30%左右,亟待提升资产运营效率。整合也是为后续?#24179;?#21508;个业务板块深层次进行资本运作打基础。同?#20445;?#22312;韩系船企巨头现代重工宣布收购大宇造船进一步提高国?#31034;?#20105;力及船舶行业整体仍存产能过剩等内外因素综合作用下,也倒逼船舶行?#21040;?#21161;整合,以减少内耗,提升核心竞争力。

            责编:杨志

            此内容为第一财经原?#30784;?#26410;经第一财经授权,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包括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第一财经将追究侵权者的法律责任。 如需获得授权请联系第一财经版权部:021-22002972或021-22002335;[email protected]
            • 第一财经
              APP

            • 第一财经
              日报微博

            • 第一财经
              微信服务号

            • 第一财经
              微信订阅号

            点击关闭
            湖北十一选五投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