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ckquote id="mn7bq"></blockquote>

          <output id="mn7bq"><pre id="mn7bq"></pre></output>
          1. <code id="mn7bq"><i id="mn7bq"></i></code>
            首页 > 新闻 > 商业人文

            分享到微信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20445;?br>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大剧院建设浪潮背后:文化地标如何避免成为城市负资产?

            第一财经 2019-04-08 19:55:19

            在挪威建筑师罗伯尔特看来,剧院兼具经济与文化双重属性,在中国二三线城市肯定会遭遇发展不平衡,但从长远来看,这样的公共文化建筑很有必要。

            1989年,斯诺赫塔建筑事务所在埃及亚历山大图书馆竞标中击败650多家来自全球的建筑设计小组,拿下了埃及近几十年来最重要的建筑项目

            “建筑师但凡跟文化打交道,总是最有挑战性的。”挪威建筑师罗伯尔特·格林伍德(Robert Greenwood)很难想到,在自己30年的职业生涯中,还能来到中国,参与第二届河北国际城市规划设计大赛,与四位中国工程院院士、三位普利兹克奖得主及评委在内的14家国内外顶级规划建筑大师团队竞赛。

            作为挪威最有名的斯诺赫塔建筑事务所创?#24049;?#20249;人,罗伯尔特?#30475;?#24635;要解释,“斯诺赫塔”这个拗口的单词,其实是挪威多夫勒山最高峰Snohetta。1989年,当斯诺赫塔建筑事务所在埃及亚历山大图书馆竞标中击败650多家来自全球的建筑设计小组时,人们十分惊讶,这个名不见经传的挪威小公司,竟然拿下了埃及近几十年来最重要的建筑项目。

            斯诺赫塔一直是建筑界的传奇。它们从一家设在啤酒馆楼上的小公司,逐步发展为享誉全球的设计企业,并陆续拿下阿迦汗建筑奖(Aga Khan Award for Architecture)等多个世界建筑大奖。它们历年来的建筑杰作都与文化相关——从埃及亚历山大图书馆、挪威国家歌剧及芭蕾舞剧院,再到美国国家“9·11”纪念馆,无不是最具地标性的建筑,甚至成为城市纪念碑,乃至国家名片。

            “我们事务所今年走过了30周年。我们离中国非常遥远,很荣幸今天能够远道而来。”罗伯尔特抵达邢台后,立刻与建筑师们一起勘察邢台大剧院的选址现场。当他了解到邢台3500年的建城历史,意识到要在这座古老的北方城市建立一座剧院,跟埃及的亚历山大图书馆一样,都是一场挑战和考验。

            “过去30年,我们一直在和文化打交道。”罗伯尔特很有信心,30年?#22467;?#20182;们这帮年轻的挪威建筑师深入研究埃及历史,击败上千位?#36203;?#23545;手,征服了埃及政府。这一次在中国,他们依然要在邢台的社会、经济和历史背景下去思考,如何建造被世界公认为最难的剧院建筑。

            建造纪念碑式的文化建筑

            接受第一财经专访时,罗伯尔特回忆起,他们拿下亚历山大图书馆项目,引得世界建筑界一片感叹。当时这个平均年龄仅30岁的建筑师团队,拿出了一个永恒又大胆的设计,巨大的圆形形状与亚历山大港圆形港口相呼应,其选址正是2300年前亚历山大大帝在埃及创立的古代图书馆遗址。

            “30年?#22467;?#22467;及70%的普通民众没?#24615;?#35835;的习惯。”罗伯尔特说,他们面对的是一个文化荒漠般的社会。政府的意愿就是要建起地中海沿岸主要的图书馆及文化中心之一,它代表着对古代亚历山大图书馆的纪念以及振兴学术文化的尝试。

            亚历山大图书馆选址于2300年前亚历山大大帝在埃及创立的古代图书馆遗址

            这个耗资65亿美元的大型建筑项目,最终改写了埃及的文化生态。当地人以图书馆为荣耀,游客以图书馆为观光目的地。在这个11层楼高、藏书多达800万册的文化空间里,市民可以免费享用7万平方米的阅读?#36965;部?#20197;前往图书馆内的咖啡馆、画廊、天文馆和博物馆。图书馆的建筑还与一座天桥相连接,直接通往亚历山大大学。

            “图书馆的建立,鼓励着人们亲近阅读。它不仅是一个提供阅读与学习的场所,也是一个公共空间和休闲场所,你能见到朋友,一起喝咖啡聊天,也能自己?#26469;Α?rdquo;罗伯尔特说,图书馆坐落在港口,当人们坐在阅览室内,透过32米高的玻璃幕墙,就能看到地中海壮丽的日出日落。

            从外观看,这座闪闪发光的建筑有着倾斜的屋顶,又像是古老的亚历山大灯塔。其墙身使用了来自亚洲的灰色花岗?#36965;?300平方米的石墙上刻满了阿拉伯文字、图案与符号,带有历?#20961;?#26705;?#23567;?/p>

            无论对于市民或是游客而言,这里都是埃及文化的新象征,不但收藏了埃及的古代珍贵手稿和世界各地的著名图书,也成为世界最大的图书馆之一。

            30年后的今天,罗伯尔特认为,图书馆的存在转变了埃及的文化面?#29627;?ldquo;也改变了埃及人对自己国家的想法。埃及人认为,他们要尽力把自己做到最好,才能改变好国家。”

            罗伯尔特提及另一个文化建筑,他在家乡奥斯陆设计的挪威国家歌剧及芭蕾舞剧院,被誉为“挪威的明信片”。

             罗伯尔特为家乡奥斯陆设计的挪威国家歌剧及芭蕾舞剧院

            在2000年的公开竞标中,斯诺赫塔击败世界160多家建筑事务所,拔得头筹。耗时5年建成的挪威国家歌剧及芭蕾舞剧院,从开?#33618;?#22825;起,就成为剧院建筑里的创新标杆。一座造型复杂的、相当于四个足球场大小的建筑从海港边破土而出,巨大无比,?#20174;?#26377;非凡的亲和力。

            人们可以沿着一条白色大理石路,轻松地抵达剧院的屋顶,远眺奥斯陆市政厅。“这里是一个公共的、开放的场所,不仅仅是一座歌剧院。”罗伯尔特说,他们想让市民随时融入歌剧和芭蕾艺术,于是设计了一个开放式的屋顶,坐着轮椅的人也能轻松去那里登高望远。建筑旁的一个空间,则将后台的工作区开放给观众,人们可以看到裁缝是如何制作假发、道具与服?#22467;?#22686;加观众对舞台演出的好奇心。为了完成这个设计,他们出动了建筑师、平面设计师、景观设计师与室内设计师、艺术?#19994;取?/p>

            “斯诺赫塔建筑事务所是一个跨学科的建筑团队。”罗伯尔特说,事务所目前拥有240名员工,在挪威奥斯陆、法国巴黎和中国香港都设有分部,可以在不同层面满足一个综合的剧院建筑设计所需要的人才。这无疑是他们竞标邢台大剧院项目的有力优?#21860;?/p>

            中国剧院浪潮下的反思

            同样参与邢台大剧院建筑设计竞赛的全国工程勘察设计师胡越,曾设计过不少剧院与体育场馆项目。谈及这几年中国大肆兴建剧院的浪潮,胡?#22870;?#36798;着自己的忧虑,“全国主要的省会城市都建了大剧院,但效果都不太好。”

            数据统计显示,新中国成立至今,全国各地兴建、改建剧场达到2143家。而投资达数亿元的大剧院,全国已有40多家。大剧院兴建项目越来越多,造型设计也越来越超?#22467;?#20294;与此对应的是,全国演出场馆年均演出仅四五十场,相当于很多场馆全年有300多天都在空置。

            剧场空置导致数千亿的建设投资变成极大的浪?#36873;?#32993;越认为:“大剧院建好之后,如果没有剧团作为支撑,没有流动性的演出市场,市民没有观看演出的需求,剧院就会变成城市的负资产。一方面每天要投入大量资金去维护,但老百姓又不进去,变成很消极的资产。”

            斯诺赫塔建筑事务所设计的上海大歌剧院,是未来上海最重要的文化地标之一

            面对中国大剧院建设浪潮下的现实,罗伯尔特认为,亚历山大图书馆就是一个很好的启?#23613;?#22312;埃及人均阅读?#23454;?#19979;的年代,图书馆的作用是?#36828;?#26131;见的,它敞开大门,让公众进入,“它将城市的历史、文化与建筑完全融为一体,让当地人很自然地接触到图书,把阅读变成生活的一部分。在那之?#22467;?#22467;及人甚至都不知道怎么开始阅读。”

            “剧院这样的观演场所也一样,人们来这里不仅仅是看演出,也是跟人互动的场所。”怎?#27425;?#24341;并留住观众,怎么把大剧院单一的观演功能扩大,是罗伯尔特一直在尝?#38498;团?#21147;的。他认为,挪威国家歌剧及芭蕾舞剧院能够将舞美设计制作的流程展?#25351;?#20154;们观看,那邢台大剧院的设计同样可以尝试这一点。

            “对剧院设计来说,观演空间只是一部分。我们可以用设计的语言来打开排练厅后台,?#32654;?#20154;和孩?#29992;?#22312;饭后散步时,能随时过来看一看演员们的日常排练生活。这种接触不需要门票,是耳濡目染的文化教育过程,也是观演建筑带来的附?#21448;怠?rdquo;罗伯尔特认为,无论歌剧、芭蕾还是?#35834;?#38899;乐,只有打破高高在上的姿态,很巧妙地变成市民生活中的一部分,文化艺术才能浸润到普通人内心。而这种转变,恰恰需要建筑设计在一开始就设想到,而不是靠一些造型夺目的剧院设计去吸引受众。

            胡越列举,建在钱塘江边的杭州大剧院,因选址太远,运营困难,“邢台面临的演出市场问题,恐怕比杭州大剧院更加尖锐,对建筑师来说,挑战也更大。”他认为,邢台大剧院用竞赛的方式来运作,可以让建筑师们思考得更多,而不仅仅是迎合市场审美,迎合政府需求。

            “从剧场建设本身需要的外部条件,邢台是不具备的。建筑师要突破固有的藩篱,把大剧院这种西方的模式融入中国的城市生活中去。中国过去的戏剧很丰富,但都是下层人民的娱乐手段,如何跟大剧院结合,是我们要面临的问题。”胡越说。

            中国各地的大剧院普遍硬件超?#22467;?#20294;大部分缺乏?#24049;?#30340;演出供给,文化生产严重滞后。在罗伯尔特看来,剧院兼具经济与文化双重属性,在中国二三线城市肯定会遭遇发展不平衡,“大剧院建成之后,前期的空置率肯定是不可避免的。观众的培养需要漫长的过程,可能要好几代人才能逐渐形成。从漫长的视角去看,空置率是短暂的。对一个民族的艺术文化生活而言,大剧院、图书馆、歌剧院这样的公共文化建筑很有必要性,它们是有正向的教育意义,是很积极的。”

            建筑如何带动社会的文化生活发生变革,是一个长达数十年的话题。罗伯尔特在埃及亚历山大图书馆看到了建筑带来的希望,“如何在建筑设计上,尽可能地把门槛降低,普及表演艺术,呈现一个城市的文化,才是最重要的。”

            (图片来自斯诺赫塔建筑事务所官网)

            责编:李刚

            ?#22235;?#23481;为第一财经原创,著作权归第一财经所有。未经第一财经书面授权,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包括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第一财经保留追究侵权者法律责任的权利。 如需获得授权请联系第一财经版权部:021-22002972或021-22002335;[email protected]
            • 第一财经
              APP

            • 第一财经
              日报微博

            • 第一财经
              微信服务号

            • 第一财经
              微信订阅号

            点击关闭
            湖北十一选五投注 民间高手一尾中特平 官方北京赛车pk10开奖 安徽快三开奖结果查询今天 山西十一选五任六遗漏 北京赛车pk107码计划 二肖中特 公式规律论坛网 网络ag真人反水规则 中彩票的鬼故事 幸运武林走势图 天津十一选五开奖号 福彩3d15278预测分析 中国福利彩票七乐彩走势图带连线 福彩幸运武林直播 世界围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