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ckquote id="mn7bq"></blockquote>

          <output id="mn7bq"><pre id="mn7bq"></pre></output>
          1. <code id="mn7bq"><i id="mn7bq"></i></code>
            首頁 > 新聞 > 區域

            分享到微信

            打開微信,點擊底部的“發現”,
            使用“掃一掃”即可將網頁分享至朋友圈。

            民航局“終結”上海第三機場話題,南通新機場會歸誰管?

            第一財經2019-03-02 08:23:30

            簡介:上海兩大機場年客運量很快逼近極值,如果不建第三機場,如何解決日益增長的客運量?

            有關上海第三機場選址的傳聞被民航局明確否認。

            3月1日,對于坊間流傳的“上海將建第三機場以及有關選址博弈”的消息,中國民航局綜合司副司長顧曉紅在發布會上表示,經向有關部門了解,民航局沒有受理過上海第三機場選址的申請。在全國民用運輸機場布局規劃中,也沒有上海第三機場。

            雖然沒有所謂第三機場,但有關上海以及周邊地區機場建設的討論卻從未間斷。

            今年年初,海門市工商業聯合會(總商會)所屬商會企業家新春座談會上傳出消息,為了打造好上海“北大門”,南通新機場選址塵埃落定。新機場確定選址于江蘇海門四甲及周圍鄉鎮,規劃面積20平方公里,一年吞吐量設計是5000萬人次,控制面積120平方公里。

            上海兩大機場年客運量很快逼近極值,如何解決日益增長的客運量?同時,南通落地5000萬人次年吞吐量這樣量級的新機場也尤為引人關注。

            日益增長的客運量如何解決?

            當初設計上海浦東機場和虹橋機場時,年客運總量極值是1.2億人次,2018年上海兩大機場年吞吐量已超過1.1億人次,很快將逼近極值。根據《上海市城市總體規劃 (2017-2035年)》,至2035年,上海航空樞紐設計年吞吐量1.8億人次左右。

            接下來日益增長的客運量如何解決,將成為十分迫切的問題。如果不建第三機場,那么上海會選擇擴建機場嗎?

            顧曉紅在發布會上表示,民航局將一如既往地支持和推進長三角民航建設發展,支持上海大型國際航空樞紐建設。現階段工作主要是優化上海航天網絡結構,提升上海航空樞紐集散功能,研究上海機場航線航班分離辦法,來著力增強上海機場國際樞紐競爭力。

            其實,關于上海浦東機場要建T3航站樓的消息,早在2016年10月就有報道。在2016上海國際城市與建筑博覽會上,上海機場建設指揮部設計管理部部長林晨說,“浦東機場正在建設衛星廳,而未來在 2035 年前,為應對航空運輸不斷增加的大客流,浦東機場還將在衛星廳的南面再建一個航站樓,也就是第三航站樓,屆時浦東機場的年吞吐量將達到 1.2 億人次。"

            林晨介紹,衛星廳計劃將于2019年上半年建成投用,屆時浦東機場的年旅客吞吐量將達到8000萬至1億人次。

            林晨還說,在更遠的2040年前后,將在現有浦東機場的東南方區域,填海建造“第二航站區”,包括2座航站樓和3條新跑道,屆時,浦東機場將有5座航站樓和8條跑道,年旅客吞吐量將達1.6億人次。

            目前,世界上年旅客吞吐量超過1億的只有美國亞特蘭大國際機場和北京首都國際機場。2018年,這兩大機場的年旅客吞吐量分別為10738.3萬人次和10098.3萬人次。

            中國民航大學臨空經濟研究所所長曹允春曾告訴第一財經記者,從單個機場來說,當年吞吐量逼近一定極限以后,就可能會從“規模經濟”走向“規模不經濟”。“如果單個機場太大,空域、航站樓、跑道等都會受到一些影響,因而就不能再增長下去了,這就需要別的機場來分擔。”

            目前,北京正在新建第二個民用機場——北京大興國際機場,計劃于6月30號竣工,9月30號前投入運營。該機場定位為大型國際航空樞紐,是支撐雄安新區建設的京津冀區域綜合交通樞紐,2021年和2025年將分別實現旅客吞吐量4500萬和7200萬人次的建設投運目標。

            南通新機場歸誰管?

            此前“上海第三機場”的各種傳聞中,南通新機場是焦點,南通新機場歸誰管也是人們十分關心的問題。

            此前有業內人士認為,上海機場集團與南通新機場存在某種合作。

            2018年8月7日,上海機場(集團)有限公司發布了招標公告《關于跨區域合作條件下南通新機場的功能定位與市場定位專項研究咨詢項目》;當年10月12日發布《南通新機場選址階段空域容量評估、噪聲評估招標公告》;但很快10月16日又發布了該招標終止的公告;11月30日,海門市官網顯示南通新機場選址做了調整。

            之后上海機場(集團)有限公司于2019年1月20日發布《上海地區機場空域容量評估分析以及有關場址飛行程序設計和周邊機場運行影響分析研究項目》。業內人士認為,文件未提“南通”兩個字,而采用“周邊機場”這個詞,耐人尋味。

            目前南通有南通興東國際機場,2017年,該機場旅客吞吐量突破200萬人次,完成貨郵行吞吐量4.89萬噸。2017年,該機場開工興建5.2萬平方米新候機樓及相關附屬設施,配備登機廊橋11座,設計保障能力旅客吞吐量500萬人次、貨郵吞吐量20萬噸。

            2018年9月15日,南京祿口國際機場有限公司更名為東部機場集團有限公司并掛牌成立,以現金方式收購徐州、常州、連云港、淮安、鹽城、揚泰等6家機場公司51%以上的股權,6家機場公司成為機場集團的控股子公司。

            江蘇共有9個民用機場,這其中,剩下的蘇南碩放機場、南通興東機場未加入東部機場集團有限公司。

            2018年年初,江蘇省委書記婁勤儉提出,無錫要“推進以航空為重點的綜合交通運輸體系建設”,“做大做強碩放機場刻不容緩”。蘇南碩放機場的發展將對蘇南經濟有著重要作用。

            2019年江蘇政府工作報告提出,要推動南通新機場規劃建設,以交通基礎設施的互聯互通促進區域更高質量一體化發展。屆時,年吞吐量5000萬人次的南通新機場加上500萬人次的南通興東國際機場,將意味著另一種發展布局。

            第一財經記者查閱民航局公布的數據,上述加入東部機場集團的南京祿口、常州奔牛、徐州觀音、揚州泰州、鹽城南洋、連云港白塔埠、淮安漣水等7個機場2018年的年吞吐量(萬人次)分別為2858.0、332.8、251.9、238.4、182.2、151.6、151.6。

            上海社會科學院副院長、信息研究所所長王振曾對第一財經記者表示,現在講長三角一體化,強調的是更高質量的一體化。現在中國發展面臨一個問題,就是行政區域的分割往往會形成資源配置的低效率或者過分競爭。長三角各地區之間經濟發展差異較小,人文比較相通,所以它更有可能率先破行政界限和行政隔閡,在一體化上取得突破和成功。

            憑借新機場獨特的地理位置,南通新機場未來也將會起到承接上海兩大機場一部分溢出旅客的作用。目前,上海浦東機場與上海虹橋機場的直線距離約46公里,南通新機場的選址海門市與上海的直線距離也僅60公里。

            南通新機場歸誰管?這個問題也許已經不重要。

            責編:劉展超

            此內容為第一財經原創。未經第一財經授權,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包括轉載、摘編、復制或建立鏡像。第一財經將追究侵權者的法律責任。 如需獲得授權請聯系第一財經版權部:021-22002972或021-22002335;[email protected]
            • 第一財經
              APP

            • 第一財經
              日報微博

            • 第一財經
              微信服務號

            • 第一財經
              微信訂閱號

            點擊關閉
            湖北十一选五投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