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ckquote id="mn7bq"></blockquote>

          <output id="mn7bq"><pre id="mn7bq"></pre></output>
          1. <code id="mn7bq"><i id="mn7bq"></i></code>
            首頁 > 新聞 > 調查

            分享到微信

            打開微信,點擊底部的“發現”,
            使用“掃一掃”即可將網頁分享至朋友圈。

            “借款”實為賣殼戲碼?紅宇新材或將易主資本族系

            第一財經2019-02-28 20:02:05

            簡介:湘暉農業曾經同樣通過借款的方式迂回取得過萬福生科(300268.SZ,現“佳沃股份”)的控股權;建鴻達實業則與“湘暉”方面以及曾經著名的資本族系“成功系”等有著千絲萬縷的關系。

            2月27日晚間,紅宇新材(300345.SZ)發布的一則公告隱含著公司控股權可能易主的信息。

            公告稱,公司控股股東、實際控制人朱紅玉女士與湖南省信托有限責任公司于2019年2月27日簽訂了《信托貸款合同》,將獲得長沙銀行股份有限公司、長沙市長信投資管理公司、長沙金洲新城開發建設投資有限公司、湖南建鴻達實業集團有限公司(下稱“建鴻達實業”)、桃源縣湘暉農業投資有限公司(下稱“湘暉農業”)五方共同提供的3.75億元資金支持。該款項不涉及上市公司。

            值得注意的是,上述五方中,湘暉農業曾經同樣通過借款的方式迂回取得過萬福生科(300268.SZ,現“佳沃股份”)的控股權;建鴻達實業則與“湘暉”方面以及曾經著名的資本族系“成功系”等有著千絲萬縷的關系。

            紅宇新材實控人朱紅玉則似乎去意已決,市場多番傳出其尋求賣殼的消息。此次幾家或明或暗的資本族系聯合出手,一方面可解朱紅玉質押、負債的燃眉之急,另一方面又不會觸及創業板公司不能借殼上市的紅線。

            困境

            紅宇新材近年經營陷入困境。

            據公司最新披露的業績快報,2018年紅宇新材實現營業收入10685.48萬元,較上年同期下降29.30%;實現利潤總額-30094.32萬元,較上年同期下降421.16%;實現歸屬于上市公司股東凈利潤-28516.05萬元,較上年同期下降471.48%。這已經是該公司連續兩年虧損,按照創業板相關規定,若連續三年虧損,公司將直接退市。

            業績下降疊加前期股市連續低迷,紅宇新材股價也未能逃過大跌,直接導致其實控人朱紅玉深陷股權質押和債務危機。

            朱紅玉持有紅宇新材20.55%股權,為公司實際控制人。根據公司公告,截至2018年10月29日,朱紅玉女士累計質押其所持有的公司股份 90697225股,占其所持股份的99.99%,占公司總股本的20.55%。同時,公司股東朱明楚為朱紅玉之子,股東朱紅專為朱紅玉之兄,為關聯關系人,并分別簽署了《一致行動協議》;朱明楚持有24813895股,占公司總股本的5.62%,截至2018年三季度末,質押股數已達24810000股;朱紅專持有6148013股,占公司總股本的1.39%。

            在巨大的壓力之下,朱紅玉開始尋求解套之法,甚至不惜讓渡控股權。

            紅宇新材公告顯示,2018年6月12日,公司控股股東、實際控制人朱紅玉及一致行動人與華融國信控股(深圳)有限公司(下稱“華融國信”)簽署《股份轉讓協議》及《表決權委托協議》。控股股東擬向華融國信轉讓5.48%股份,轉讓對價為1.16億元,同時轉讓方擬將合計14.52%的股份所涉及的表決權、提案權等相應股東權利委托給華融國信行使。本次股權轉讓及表決權委托生效后,華融國信將成為紅宇新材單一擁有表決權份額最大的股東,實際控制人由朱紅玉女士變更為輿情戰略研究中心。

            不過,隨后上述受讓方的身份、收購資金等遭到質疑,最終,公司以市場發生重大變化為由終止了該項交易。

            據第一財經1℃記者了解,在終止上述交易后,紅宇新材及朱紅玉方面繼續多方尋求突困之策,一方面請求政府施以援手,另一方面控股股東有意通過轉讓控股權的方式來換取資金,從根本上擺脫困境。

            此次的信托貸款計劃,或許能夠讓朱紅玉松一口氣。

            根據公告披露的《信托貸款合同》,湖南省信托有限責任公司受長沙銀行股份有限公司(601577.SH,下稱“長沙銀行”)、長沙市長信投資管理公司(下稱“長信投資”)、長沙金洲新城開發建設投資有限公司(下稱“金洲新城”)、建鴻達實業、湘暉農業五方共同委托,向朱紅玉發放信托貸款37500萬元。首批借款一次性發放,借款期限為1+1年,后續擬根據朱紅玉的需要,分批次提供融資資金支持,各批次資金的金額及交付時間由全體委托人協商確定,具體以各方簽署的合同條款為準。

            或為曲線賣殼

            僅僅從公告有限的字面信息來看,上述《信托貸款合同》或許至少能讓朱紅玉在兩年內不用再為質押和債務的事擔驚受怕。但多位熟悉湖南資本市場的觀察人士提醒:這可能并非是單純的資金借貸,背后的實質可能是一宗股權轉讓交易。

            從公告信息來看,五方委托方中,長沙銀行為長沙市財政控股的商業銀行,長信投資和金洲新城分別屬于長沙市和紅宇新材所在地的國有控股投資平臺,長沙市國資紓困民企一般都是這樣的三方組合“標配”。另外“多出”的兩家則顯得非同尋常。

            天眼查顯示,湘暉農業目前的股東為湖南華民資本集團股份有限公司和熊猛,分別占股80%、20%。盧建之為湘暉農業的法定代表人,也是其實際控制人。這家公司背后是組織龐雜的“湘暉資本”體系,盧建之、盧德之對這個體系產生實際影響力和控制力。

            市場曾經一度盛傳“湘暉”與“德隆系”有著頗深的淵源。有據可查的是,它還與早年著名的資本族系“鴻儀系”有過密切交集,雙方曾在ST嘉瑞(000156.SZ,現“華數傳媒”)的重組等事件上有過深度合作。同屬“湘暉”體系的湖南湘暉還曾涉足ST東碳(600691.SH,現“陽煤化工”)的重組,最終上演成“一女二嫁”的鬧劇。

            建鴻達實業也并非資本市場的新手。天眼查數據顯示,建鴻達實業是瀟湘資本股份有限公司(下稱“瀟湘資本”)的股東,后者為曾經的“成功系”掌門人劉虹重新出山后創立的投資機構。早在2014年三季度,建鴻達實業就曾與瀟湘資本一道突擊殺入多倫股份(600696.SH),分別位列第五和第三大股東。

            建鴻達實業的實際控制人為劉平建,歐陽少紅為其法定代表人。歐陽少紅與盧建之在多家公司都共同持有股份或參與管理。

            通過以上梳理可以看出,湘暉農業和建鴻達實業的背后都有著復雜的資本族系背景,因此很難讓人相信此番出手只是簡單的“放貸”。

            事實上,“湘暉”曾經正是以“借款”的方式曲線獲得了創業板公司萬福生科的控股權:

            2012年9月,上市不過一年的萬福生科因財務造假被立案調查。2013年8月23日,在當地政府的協調下,萬福生科實際控制人龔永福與湖南湘暉資產經營股份有限公司(下稱“湖南湘暉”)達成借款方案。隨后,湖南湘暉董事長盧建之專門成立了湘暉農業,并通過這家公司向龔永福夫婦提供了1.4億元項目借款。再加上寧波永道股權投資合伙企業(有限合伙)(下稱“寧波永道”)提供的6000萬元借款,萬福生科債務問題得以解決。

            2014年1月20日,上述1.4億元借款“逾期未還”,經湖南桃江縣法院裁定,龔氏夫婦持有的萬福生科3509萬股限售流通股被劃撥給湘暉農業用于抵債。寧波永道也以同樣的方式從龔永福手中拿到1503.76萬股。至此,湘暉農業直接持有公司26.18%股權,成為萬福生科第一大股東,盧建之成為萬福生科實際控制人,湘暉農業自愿向龔氏夫婦支付8500萬元作為補償。

            2017年2月20日,萬福生科公告稱,湘暉農業與佳沃集團有限公司簽署協議,將全部持股作價11.33億元轉讓給后者。

            三年時間,湘暉農業在萬福生產的獲利高達9億元。

            比照來看,湘暉農業此次出手“借款”的時機與當年有頗多相似之處,同樣是上市公司和控股股東面臨困境,投資額度也都不是特別高。

            外界現在猜測的是,這一次,湘暉期望的“利息”有多高呢?

            未來

            對于深陷股權質押和債務泥沼中的朱紅玉來說,賣殼自救或許并非她的首選項,但或許是現實境況下一種尚算周全的方案。

            多位接近紅宇新材的知情人士向1℃記者介紹,盡管朱紅玉將她一手創辦的紅宇新材看得高于一切,但她最近幾個月都在考慮股權出讓的事。事實上,在此次簽署信托貸款之前,已有多方意向投資者與“朱老板”多次接觸,有的甚至已經進入了盡職調查階段,但最終都未能落地。

            “價格是最主要原因。”據知情人士介紹,朱紅玉的想法是能通過出讓自己所持股份,將債務問題全部解決掉,“大概就三個多億。”另外,保留其子的股權,希望與外來股東一起通過兩三年的時間實現一定的獲利,然后她再購買紅宇新材現有的資產。

            官方資料顯示,紅宇新材創立于1995年,2012年在深交所上市,是一家從事新材料研究和應用的高新技術企業,公司的三大核心技術在國際國內均處于先進水平,其中高效球磨綜合節能技術因為卓越的節能效果,被國家發改委列入《國家重點低碳節能技術推廣目錄》。

            “朱老板不想放棄(現有的業務),外面進來的也不會對這個感興趣。”據介紹,朱紅玉本人對紅宇新材現在的業務始終有一種難舍的情結。

            對紅宇新材和它的投資者來說,要考慮的是,如果公司真正易主,新的控股股東能帶來怎樣的改變?

            假如湘暉農業、建鴻達實業真正復制在萬福生科的操作,最終以債轉股的方式完成紅宇新材的控股權變更,則很難看到對上述問題的清晰答案。

            從“湘暉”的過往操作來看,無論是萬福生科、ST嘉瑞,還是ST東碳,其更像一個掮客或者財務投資者,手中并無真正優質的資產,也無心通過資產注入或者產業培育來做大。接近“湘暉”的人士也透露,目前該體系內并無可見的優質資產,相對有可能的是從“鴻儀系”手中轉移過來的振升鋁材,但注入的可能性也不大。

            此次“貸款”目前尚有很多無法看清的地方。不過,近期紅宇新材在二級市場卻表現異常活躍,股價從1月31日的最低價3.21元,到2月27日的收盤價4.46元,15個交易日內只有一天收跌,期間漲幅達39%。2月27日,紅宇新材收于漲停,當晚公司宣布了上述控股股東獲得資金解困的消息。

            責編:任紹敏

            此內容為第一財經原創。未經第一財經授權,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包括轉載、摘編、復制或建立鏡像。第一財經將追究侵權者的法律責任。 如需獲得授權請聯系第一財經版權部:021-22002972或021-22002335;[email protected]
            • 第一財經
              APP

            • 第一財經
              日報微博

            • 第一財經
              微信服務號

            • 第一財經
              微信訂閱號

            點擊關閉
            湖北十一选五投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