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ckquote id="mn7bq"></blockquote>

          <output id="mn7bq"><pre id="mn7bq"></pre></output>
          1. <code id="mn7bq"><i id="mn7bq"></i></code>
            首頁 > 新聞 > A股

            分享到微信

            打開微信,點擊底部的“發現”,
            使用“掃一掃”即可將網頁分享至朋友圈。

            解密安然鉆石國際:“千萬非凡成就名人”怎樣被推上云霄

            第一財經2019-02-28 08:57:25

            簡介:與神化的產品功能相對照的,是被神化的組織創始人。與創始人動輒千萬報酬相對照的是,直銷底層人員愈加貧困

            春節前,朱清庭猶豫著要不要買一張300多元,從杭州到石河子的火車票,站40多個小時火車回家——她已經兩年沒回家過年了。

            猶豫,不僅僅是因為300多元的火車票錢她買不起,還因為家人已經將她排斥在外。

            曾經,26歲的朱清庭在朋友和家人的口中,被親熱地稱為“蜻蜓”,但現在不一樣了,全家人對蜻蜓陷入的這項“事業”,諱莫如深,現在全家人談“蜻蜓”色變。

            朱清庭曾向父親許諾,兩年內給父親買輛奔馳豪車。父親并未當真,在父親心中,她已經是個廢人。

            如今,朱清庭又變成了她原本全力維護和一心向往的鉆石國際創始人的“眼中釘”——去年年底以來,朱清庭站在了鉆石國際的對立面,揭露鉆石國際創辦人家族對直銷底層人員的剝削及其傳銷本質。

            從新疆起家,擁有龐大的會員團隊,立志要做中國直銷第一“系統”的鉆石國際,成立于2012年,以銷售山東安然納米實業有限公司(下稱:安然公司)的產品為主業,如今,鉆石國際已發展成為超過萬人會員的銷售組織。

            與權健的衛生巾和鞋墊等產品的宣傳方式類似,安然鉆石國際體系宣稱,安然的男性內褲可以緩解男性的前列腺增生和尿頻癥狀;女性的衛生巾可以消彌女性的子宮肌瘤,因為里面在有一個負離子芯片,那個芯片中每立方厘米可釋放6700個負離子,可以把子宮肌瘤吸附出來。

            與神化的產品功能相對照的,是被神化的組織創始人。與這個組織的創始人動輒千萬報酬相對照的是,直銷底層人員愈加貧困,朱清庭沒有想到,自己發展了100多名下線,給父親買車的愿望仍然實現不了,不僅如此,還負債累累。

            一將功成萬骨枯

            在重慶一本刊物《知識經濟•中國直銷》增刊中,鉆石國際的領軍人物——張志軍,2016年還是鉆石國際“三千萬非凡成就名人”,到了2017年,就成了“四千萬非凡成就名人”。 2018年,更是成為了“五千萬非凡成就名人”(2018年數據為內部宣布,并未公開出版)。

            鉆石國際對外宣傳和召開大型宣講會議時,喜歡把團隊薪酬較高者的姓名,直接以人民幣的數量級別相對應,以彰顯財富效應。

            在鉆石國際創辦人和其家族成員收入滾雪球般增長的背后,是數不清像朱清庭這樣的底層銷售人員,不斷向高級別的會員輸送真金白銀,代價是犧牲原本的工作和事業,葬送人脈關系和信譽。

            朱清庭是鉆石國際八名創辦人之一——李囿誼團隊的下線。自2016年加入鉆石國際來,朱清庭已經為鉆石國際拉來了114個會員,其中31多個是VIP,每個VIP需要購買21180元安然公司的產品;一部分是金卡會員,即需要購買8600元的安然產品;另外一部分是銀卡會員,需要購買4350元的安然產品。100多個會員,即使不算孳生會員產生的部分,也有80多萬銷售額,但朱清庭拿到的報酬只有3.2萬元。

            朱清庭對鉆石國際態度的轉變,始于2018年年底直銷公司權健事件爆發。2019年1月7日,天津市公安機關對權健實際控制人束某某等18名犯罪嫌疑人依法刑事拘留。

            1月13日,李囿誼的哥哥,也是李囿誼的下線——李曉義通過微信發給朱清庭一份蓋有“山東安然納米實業發展有限公司”紅章的直銷員計酬和獎勵制度,這份只有200字不到的文件,看起來像是一份應對緊急情況的“臨時文件”,它完全迥異于此前上線團隊,向她和她的下線講解的詳細的“金字塔式團隊計酬”模式——朱清庭花了兩個多月時間,才理解了這份復雜的計酬體系。如果按這份文件來計酬,朱清庭拿到的報酬應該至少有20多萬。

            除這份粗糙的“臨時”文件之外,李曉義還給朱清庭等擁有工作室(運營中心)的一鉆、二鉆人員,發放一份為名《工作室、店鋪緊急事件處理辦法及應付話術》的文件,文件要求工作室撤掉鉆石國際的LOGO、鉆石國際“百萬非凡成就名人”頭像展覽照片、業績優秀人員的提車照片等等,還編發了一些“話術”讓工作室覆蓋的人員應對“檢查”。

            權健事件發生后“組織”的種種反常,令有一定法律知識背景的朱清庭意識到,自己參與的這個銷售組織,可能是非法的——現在一系列的應急調整,是為了掩蓋之前的問題。

            更早以前觸動朱清庭獨立思考、質疑“組織”的情境,是她發現周邊鉆石國際會員的貧困與窘境:李興是朱清庭的同學,被朱清庭拉來成為下線,李興放棄了原來的律師助理職業,加入鉆石國際一年半來,信用卡透支20多萬元。

            朱清庭的一位好姐妹,不堪長期沒有收入還要不斷往鉆石國際投錢的窘境,業余賣起了298元一盒的面膜。朱清庭問,姐姐你怎么賣起了面膜?她隱晦地向朱清庭抱怨:“發財的夢想是好的,但是肚子還是要填飽的。”

            余鷹是上海人,曾在新疆居住多年,加入鉆石國際之前從事酒店管理工作,月薪也有一萬多元。2018年6月他加入鉆石國際之后,全力以赴運作安然事業,參加鉆石國際全國各地的會議和培訓,沒有了收入,現在還負債20多萬元。

            李興和余鷹告訴第一財經記者,鉆石國際一場所謂NDO會議的門票,不亞于一個明星演唱會門票,還有來回飛機票,“只要帶幾個人,1萬塊就沒了。”

            第一財經記者在一個鉆石國際會員維權群中看到,有人在群里說,“我2018年就退出了,到處開會學習費用真的受不了,做了2年,花掉了積蓄二十多萬還不止。“另一人接話說,“我花了30幾萬。”還有自稱會員的人士稱:“因為參加會議培訓到晚上12點多,身體不堪重負,造成腦梗。”

            瘋狂的會議

            會議是鉆石國際創辦人及家族成員收入的一個重要來源。2019年1月初,《南方都市報》報道了鉆石國際在廣州琶洲的會議,2000多人參加,門票票價380元。南方都市報報道直指鉆石國際拉人頭,無資質違法直銷。

            除廣州會議外,第一財經記者還獲取了2017年至2018年,鉆石國際在北京、上海、烏魯木齊、鄭州、威海等地召開會議的視頻和宣傳資料,每場會議少則三千人,多則八、九千人甚至上萬人。2018年4月,鉆石國際烏魯木齊體系會議可能是最為火爆的一次會議,參與人數多達八、九千人,會議門票680元/張。

            2018年4月,鉆石國際六周年慶典萬人大會“非凡成就名人”開著賓利入場(烏魯木齊)

            剛入會不久的會員,要想取得業績,不得不帶領自己的潛在下線去各地參加會議,這些費用,包括入場券、差旅費、住宿費,大多數需由帶領者墊付,這些帶領者多數層級較低,還沒有從鉆石國際賺到錢。

            如果沒有下線,或者下線只是購買產品,沒有發展出更多下線,這先期墊付的成本就“泡了湯”。

            有時候,剛入會的會員,被上線鼓動“沖業績”,被慫恿為家人占位,又需要掏出一筆錢來為家人入會VIP籍或金卡、銀卡籍。比如朱清庭為六位家人占位過4350元的銀卡;李興自己入會員時是VIP會員,還為4位家人占位過4350元的銀卡。

            占位獎,是鉆石國際“排隊獎”的一種叫法,占好位的人,躺著坐收排在后面的會員業績提成。2016年鉆石國際曾經公開宣傳,創辦人張志軍的女兒唐唐(音),只有6歲,每個月的月薪三萬多,2018年再宣傳的時候,唐唐的月薪已是6萬多。

            直銷專家、北京華泰(杭州)律師事務所市場發展部主任葉少華解釋說,金字塔式的二八成功法則,使得加入人員越多,相對貧困的隊伍越大,這是新的“直銷難民”大量涌現的根本原因。

            帶潛在下線參加NDO大會,聽臺上“導師”們渲染一個又一個農村小伙、賣菜大媽通過鉆石國際成功開上百萬豪車的故事,才能“拉到人,報到單”。

            廣州琶洲NDO會議上,一位“兩千萬非凡成就名人”說,自己有20多塊金表躺在抽屜里。相形之下,朱清庭與帶來的伙伴們,五六個人擠在一間廉價賓館房間里的窘困,這讓朱清庭懷疑,創辦人及家族成員的財富到底是來自于自身的努力,還是來自于千千萬萬個朱清庭的供奉。

            金字塔塔頂上的明星與“直銷難民”

            朱清庭拿的3.2萬元報酬,并非鉆石國際有意克扣,而是按照鉆石國際體系的薪酬設計,她只能拿到這么多。

            按照安然公司鉆石國際的講授的制度,會員只有發展了A、B兩條線或以上,才能計酬。而計酬是以A、B兩條線中,發展最差的那條線來計酬(發展得好的線,稱為大區團隊,被形象地稱為“粗腿”;發展得差的線,稱為小區團隊,稱為“細腿”),以朱清庭為例,她的B線“細腿”,線下有40個人,其中 9個VIP,31個銀卡,合計PV值為201000元,201000乘以區域獎提成比例16%,就是3.2萬元獎金。

            鉆石國際體系最誘惑人的是育成獎 ,會員達到一定的聘位,就可以拿下線收入的10%,比如五鉆會員可以拿他下面一鉆、二鉆、三鉆、四鉆以及合格高級經理總收入的10%。

            但朱清庭發展了114名下線,仍然沒有資格拿到育成獎,只能拿區域獎。這是因為她的聘位始終是一鉆,沒有上升到二鉆。沒有升聘的原因,是她的下線基本沒有業績。

            作為朱清庭的下線,李興告訴第一財經記者,他也想做業績,發展下線,但115元一雙的襪子,280元一條內褲,賣給誰?“你跟他說穿上這內褲就能緩解前列腺,穿上這款襪子就能緩解腳氣和腳臭,誰信?”

            第一財經記者大致估算了一下,兩年多來,朱清庭的實際推銷業績是88.7萬元,這對于660元一個杯子、75元一個口罩、3.3元一張女性衛生護墊的銷售標的來說,已經是業績斐然了。

            產品只是一個幌子,重要的還是拉人頭。安然公司的五大類型、11個系列、400多款產品,大多費而不惠。朱清庭說,她發展的下線100多號人,沒有一個只是想買了產品就走了,都是想加入這個系統,跟她一起賺錢,但發展下線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安然鉆石國際獎金制度

            錦天誠律師事務所合伙人王佑強律師指出,從鉆石國際的運作模式來看,基本符合“交入門費”、“拉人頭”、“組成層級團隊計酬”的三點典型傳銷特征。

            王佑強律師介紹說,我國2005年出臺的《直銷條例》第二十四條規定,直銷企業支付給直銷員的報酬,只能按照直銷員本人直接向消費者銷售產品的收入計算。“金字塔頂端的人,他們面對面的銷售額,充其量不會超過100萬,但他們卻能拿到1000萬、5000萬的收入,說明什么,說明他們拿是別人的錢,是底層直銷人員的錢。”

            另外,《直銷條例》第十四條還規定,直銷企業及其分支機構不得以繳納費用或者購買產品作為成為直銷員的條件,但安然鉆石體系卻以銀卡(4350元)、金卡(8600元)、VIP(21180元)等不同身份購買產品才有資格成為直銷員。

            朱清庭說,每次拉人的時候她也躊躇過,她擔心,要是對方賺不到錢,是不是就害了他。她的“百萬導師”跟她講,每一個行業都是這樣的,都是拉人頭。

            朱清庭“反水”之后,被鉆石國際高層稱為“碰瓷黨”,要求所有的鉆石國際“家人群”清除朱清庭。朱清庭說,她還收到過來自鉆石國際的電話威脅。但26歲的她仍然要求記者以實名報道她的遭遇。

            在安然鉆石國際的體系,會員入會會給予一個編號、一個賬號和密碼以登錄會員系統。在權健事件發生之前,這個會員系統有一個“業績中心”模塊,與權健的OA系統類似,這個模塊會顯示登錄會員的代理級別、該名會員下A1至A5各條線“抽頭”業績。但權健事件發生后,安然鉆石國際會員系統的“業績中心”這個模塊就打不開了。

            第一財經記者輾轉獲得了“業績中心”模塊關閉之前的截圖,如下圖顯示,“查看獎金詳細”界面有區域、育成、復銷等各種津貼的明細,該名會員的代理級別為“二鉆會員”,但該級別并沒有顯示。

            安然鉆石國際體系會員系統的“業績中心”板塊

            雖然在各個所謂直銷體系里,育成獎的叫法各有不同,其實質都是“抽頭稅”,安然鉆石體系育成獎比例是前三代收入的10%,后七代收入的5%。

            王佑強律師分析,育成獎獎金制度的實質是,這個體系膨脹得越快,枝干越長旁系越粗,則新加入的人,離塔尖的位置越遠,越沒有成功的希望。他們努力的效果,不過是把塔頂上明星們送上更高的云霄。

            “永動機”

            截至2019年1月中旬,鉆石國際宣傳,全國運營中心已增加至104家。這些運營中心遍布北京、上海、四川、云南、河南、江蘇、河北、山西、重慶、山東等地。運營中心在內部稱“工作室 ”,作為區域性地開展拉人頭、培訓的活動場所。

            新疆是鉆石國際的發源地。一名新疆的鉆石國際直銷員告訴記者,鉆石國際在新疆的知名度不亞于蘋果手機,他的同學十名中五名聽說過鉆石國際。

            2012至2017年是鉆石國際的第一個五年,建樹甚微。2017年至2022年,是鉆石國際稱的第二個五年,也是飛速發展的五年。鉆石國際系統創辦人張志軍說,第二個五年的目標,一是計劃突破200億的銷售業績;二是培養至少一萬名百萬以上“非凡成就名人”。

            也就是說,到2022年鉆石國際將有一萬名坐拿百萬報酬的會員,這樣的速度,是其他任何企業都無法企及的。

            如何讓更多的人加入進來,是這些創辦者的當務之急。創辦者要做的,是不斷用財富包裝自己,用夢想點燃新人的希望。

            “辛苦一陣子,享受一輩子。努力三五年,保障幾十年。把人脈變成財脈,把朋友變為財富!讓直銷變得高貴起來。”這是鉆石國際在各個公開場合宣揚的“直銷”理念。

            在張志軍的口中,鉆石國際好像一臺“永動機”,加入進來的人不肖多日,便能躺著賺錢。張志軍在2018年接受《知識經濟》的采訪時說,“從2012年起,鉆石體系到現在的鉆石國際系統,6年的時間,我們的初心一直沒有變,那就是建立管道,為系統伙伴提供永續保障。”

            “你下線越多,收入越多,你躺在那邊,就是永久的管道收入。”朱清庭說。

            朱清庭承認自己起初是因為貪念,不甘心拿穩定的工資報酬。朋友拉她進來,她也不是一開始就篤信的,一年多來她并沒有動心,但架不住朋友發來的誰誰誰又提豪車了、誰誰誰又拿百萬報酬的照片的誘惑。

            余鷹說,團隊一直宣傳的心術是,錢在哪里心在哪里。“不惜一切手段把朋友弄進來,然后斷其后路,讓他全力以赴,跟著我們干。”鉆石國際有每天三小時的晨課和日課,而且要求會員“每會必到,每到必會。”

            當金錢和時間都交給了這個體系,講課也好,培訓也好,包裝也好,開會也好,所有的目的,其實是讓不斷加入的新人,為金字塔頂尖的財富裂變添磚加瓦。

            鉆石國際創辦人家族成員

            鉆石國際會員系統誰主導?

            2018年6月之前,鉆石國際體系的運營,甚至沒有一個公司主體。鉆石國際現在的運營實體——新疆子君鉆石國際貿易有限公司,注冊時間為2018年6月,注冊地點為,新疆烏魯木齊市沙依巴克區寶山路365號1層02門。注冊資本金1000萬,其唯一股東任夢琦被指為鉆石國際創始人張志軍的妻子。

            在公司注冊之前的對外活動,均為“鉆石國際”名義進行。

            那么注冊在烏魯木齊的鉆石國際,與注冊在山東威海的安然公司,到底有什么聯系?

            在公開的宣傳冊和媒體報道中,安然公司董事長為劉潤東,梁浩為總裁,二人為夫妻關系。劉潤東還是安然公司的法人代表。

            第一財經記者致電安然公司官方電話,接線人員否認自己與鉆石國際的關系,稱鉆石國際只是安然的“經銷商”,鉆石國際的創始人張志軍也和安然公司無關。

            查詢公開資料,鉆石國際和安然公司,雙方股東和高管的確沒有關聯關系;安然公司的官網和安然公司的APP“安然通”上,也找不出與鉆石國際的痕跡。

            但各種公開場合,安然與鉆石國際像“連體姐妹”一樣,總是同時出現。

            在《知識經濟中國直銷》雜志上,安然和鉆石國際系統不止一次同時出現。這本雜志主辦的“第十三屆(2017)中國直銷風云榜”,將2017年度中國直銷杰出系統建設貢獻獎 ,頒給了“安然鉆石國際系統”。在該雜志社為鉆石國際做的“五周年慶典專刊”的封底,赫然印著“安然永流傳,鉆石恒久遠”的字樣。

            在鉆石國際創辦人家族成員蘇韋豪的公開講課PPT中,蘇韋豪說,安然公司是載體,是合法、安全運作的保證系統;而鉆石國際則是一個平臺,鉆石國際給方向給方法,但不投資不管理。

            鉆石國際創辦人家族成員蘇韋豪公開課PPT

            王佑強律師指出,安然公司作為擁有商務部頒發的直銷牌照的公司,看起來是整個安然鉆石國際銷售體系運作的“合法保護罩”。在外大肆運作、拉人頭的鉆石國際,與擁有直銷牌照的安然公司隔離的用意,可能是保證一旦鉆石國際遭遇違法違規處罰,安然公司仍然“安然無恙”,團隊、人員、牌照還在,風頭一過,還可以“重頭再來”

            但是安然公司真的可以“安然無恙”嗎?第一財經記者的調查顯示,安然公司與鉆石國際的關系并不只是廠家與經銷商那么簡單:整個鉆石國際體系、直銷人員管理、獎金發放,即使不是安然公司主導,至少安然公司也是知曉、參與并托底了整個鉆石國際體系的玩法。

            鉆石國際的直銷人員登錄的會員系統,是安然公司一項重要的直銷人員管理、業務流程的OA系統。第一財經記者鍵入該信息管理系統網址:www.v1v1v1.com,并以某會員賬戶登錄進去,網址首頁顯示便是安然納米的宣傳海報以及產品介紹。

            www.v1v1v1.com會員系統登陸后的首頁界面

            網站首頁顯示,該網站備案的許可證號為:魯ICP備11031436號-1。第一財經記者利用互聯網工具查詢到,該網站的服務器位置位于“山東省濱州市電信”。主辦單位為:威海溶錦貿易有限公司(下稱:威海溶錦)。網站審核時間為2015年11月18日。

            啟信寶數據顯示,威海溶錦成立于2015年4月,該公司只有單一自然人股東“鄒宜靜”,經營范圍也是納米服裝服飾、床上用品、日用洗滌用品等 。

            雖然從股權上,看不出威海溶錦與安然公司有何關系,但公開信息顯示,該公司注冊地址就在安然公司內。威海溶錦注冊地址為:山東省威海經濟技術開發區環山路610-1號503室;安然公司的注冊地址為:山東威海經濟技術開發區環山路610號。

            另外,威海溶錦的唯一股東鄒宜靜,還是威海鉑麗斯國際大酒店股份有限公司(下稱:鉑麗斯)和威海市安然國際旅游行社有限公司兩家公司的監事。

            啟信寶公開信息顯示,后者是安然公司的全資子公司。前者鉑麗斯大酒店,則一直是安然公司在對外宣傳、網站等公開場合宣稱的旗下產業。

            鉑麗斯注冊資金5000萬,其股權結構如下:天益龍納米科技開發有限公司(下稱:天益龍)持股80%,劉金雨持股10%,梁秀寧持股10%。

            天益龍由梁秀寧持股55%,劉天瑜持股25%,劉金雨持股20%,注冊資本金11億元,成立時間為1998年9月。注冊地址也是安然公司注冊地門牌號碼內,為:山東省威海經濟技術開發區環山路610-2號。

            公開信息顯示,天益龍及其控股的鉑麗斯,與安然公司并沒有直接的股權關系。安然公司在其各種公開宣傳資料宣稱的旗下安然地產、六和園置業等產業,也均非該公司直接持有,而在天益龍旗下。

            然而根據公開信息,安然公司穿透后的大股東正是梁秀寧,而劉潤東和梁秀寧作為兩家公司自然人股東登記的住址,均為山東威海市某小區的同一個門牌號碼。

            這些安排令人生疑,似乎除了將直銷牌照與營銷團隊做了隔離,安然公司也對旗下資產有特別的安排。有業內人士分析稱,這種安排的目的無非是,優先保障資產的安全,然后是“直銷牌照沒事”。

            而安然公司對外宣稱,梁浩是劉潤東的妻子,但劉潤東又與梁秀寧的登記住址相同,那么,梁秀寧與梁浩是什么關系?這個信息目前外界沒有人知道。

            業內人士指出,從鄒宜靜、梁秀寧與安然公司的諸多勾連,大致可以判斷威海溶錦與安然公司之間的關系。

            此外,第一財經記者還通過安然公司的400服務電話,證實了www.v1v1v1.com與安然公司之間的聯系。

            第一財經記者以忘記網站會員系統的密碼為由,撥打安然公司400電話(4000991616),客服稱,如果忘記密碼或退換貨事宜,請發郵件至公司郵箱:[email protected]。客服隨后還將該郵箱發送至了記者的手機上。

            鉆石國際的直銷人員也告訴第一財經記者,新會員一旦“報單 ”,也就是成為鉆石國際的一名會員,就會被這個系統分配一個會員編號。會員占位、報單、結算、提現,與上一代的關系,以及有哪些下一代,均與這個編號掛鉤。這個編號是登錄上述會員系統的唯一賬號。

            另外,與該會員管理系統有關的業務,都通過這個域名為hongkonganran.com的郵箱來溝通,比如忘記密碼,上傳身份證、退貨換貨等等。

            安然400電話發送給記者的短信

            鉆石國際所謂直銷會員的報單、復銷、結算、提現,均通過上述系統進行。雖然在股權關系上,這個系統的主辦單位威海溶錦完全與安然公司隔離 ,但注冊地址與安然公司重合,股東、高管也存在關聯,線上系統維護、線下產品服務、資金結算與發放,均由安然公司來完成,也指明了鉆石國際這套會員系統的真正主導者。

            一家打著“中信”旗號的港資企業

            了解了鉆石國際與安然公司的關系,那么安然公司又是誰控制的?

            多位鉆石國際的會員告訴第一財經記者,“導師”曾經告訴他們,并讓他們將這些信息傳達給下線:安然公司是香港中信集團投資的,安然公司的納米技術,也是香港中信集團獨家的專利轉讓給安然公司。

            第一財經記者在商務部直銷企業信息系統查詢到,安然公司獲得直銷牌照的時間為2012年10月9日,彼時在商務部登記的股東為兩家注冊在香港的公司——香港艾美國際化妝品有限公司(10%);中信(香港)國際投資有限公司(90%)。

            記者繼而在香港公司注冊處網上查冊中心查詢這兩家注冊在香港的股東,結果顯示,這兩家公司不過是劉潤東和梁秀寧名下的公司,與大名鼎鼎的央企中信集團沒有任何關系。

            網上查冊中心顯示,中信(香港)國際投資有限公司,注冊資金100萬港元,英文名為:SINNO(HK) INTERNATIONAL INVESTMENT LIMITED,其唯一股東為梁秀寧。

            而在商務部登記備案的安然公司股東之一——香港艾美國際化妝品有限公司,顯示已經于2012年4月解散。

            倒是有一家名稱類似的“香港艾美化妝品國際有限公司”仍為注冊狀態。這家公司注冊資金1萬港元,持股98%的股東正是中信(香港)國際投資有限公司,持股2%的股東為劉潤東。

            中信(香港)國際投資有限公司和香港艾美化妝品國際有限公司的注冊地址均為: 香港新界上水新豐路55-57號2樓B座。

            一名辦理香港公司注冊業務的注冊師告訴第一財經記者,在香港注冊公司,只要你注冊的公司名字沒有重名,香港都會給你注冊,名稱關鍵字是否與知名公司重名,并不會成為公司名稱成功注冊的障礙。

            2012年安然公司辦理直銷牌照時的公司股東名單中有中信(香港)國際投資有限公司,后來變更為單一股東。

            綜合各種公開信息看,應該是在拿下直銷牌照之后,安然公司就將兩名股東,變更為單一股東——香港艾美化妝品有限公司。

            上述信息表明,不管是兩家股東還是單一股東,安然公司不過是打著香港企業的名號,實質上是“出口轉內銷”。

            另外,除公司資本性質外,安然產品的銷售區域和產品類別,也已經超出了其在商務部備案的范圍。

            第一財經記者在商務部網站查詢到,安然公司備案的直銷區域只有9個,但安然產品實際發展的直銷區域早已擴展到除這9個區域之外的新疆、廣東、北京、上海、山西、浙江等多省市。

            安然公司報備的直銷產品只有5類55種,包括護膚品、部分保健品和家用清潔產品。而安然鉆石國際對外直銷的產品,一共五大類11個系列共400多種產品,包括安然公司主打的紡織品、健康睡眠系列、電子系列、水杯系列、內衣系列等,均不在允許商務部備案的直銷產品范圍內。

            安然公司注冊的直銷培訓員只有10名,但實際上為安然公司服務的直銷培訓員遠遠超過10名。

            葉少華指出,直銷行業經過這些年的發展,有不少普通民眾認為只要是拿到了牌照就是合法公司,企業也往往會將“拿到直銷牌照”來彰顯自己的合法性。至于具體運作過程中,真正的銷售方式 、計酬體系如何、怎樣運作,沒有人關心。也就是說,普通民眾區別直銷和傳銷,有的只看有沒有直銷牌照。“直銷牌照反而成了非法傳銷公司的‘擋箭牌’和‘護身符’,以至于大量直銷公司涉嫌違規甚至,行業形成‘劣幣驅逐良幣’的態勢”。

            在王佑強律師看來,直銷本身是個好東西,一是不存在三角債,二是不存在中間商賺差價,三是生產商和消費者互動直接,對改進產品有好處;四是讓利給消費者,催生質優價廉的商品。但由于多層次銷售體系的普遍存在,直銷的這些優點并不能實現。集中體現在直銷產品價格仍然很高,中間環節的利潤全部給了早期加入的上層人員。因為只有價格高,利潤厚,才有空間給團隊分“抽頭獎”。

            他認為,另一個可能產生的矛盾是,直銷組織千方百計地會給新入會員洗腦,讓新加入者不滿足只做一個消費者,通過灌輸金字塔塔尖的偉大成就,給新加入者畫餅,加劇了基層人員迅速致富的扭曲心態,通過培訓洗腦,讓新加入者拋家舍業,去運作一個“烏托邦”。

            第一財經記者獲得的最新消息顯示,截至發稿時,包括朱清庭、李興、余鷹在內,鉆石國際各地已有超過100多名會員,分別向國家市場監督管理總局、杭州濱江區工商局、山東省威海市環翠區公安局、以及上海靜安區工商局聯名舉報安然公司和鉆石國際涉嫌違法。

            朱清庭希望,知錯就改,她仍然是父親的好女兒。

            責編:黃向東

            此內容為第一財經原創。未經第一財經授權,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包括轉載、摘編、復制或建立鏡像。第一財經將追究侵權者的法律責任。 如需獲得授權請聯系第一財經版權部:021-22002972或021-22002335;[email protected]
            • 第一財經
              APP

            • 第一財經
              日報微博

            • 第一財經
              微信服務號

            • 第一財經
              微信訂閱號

            點擊關閉
            湖北十一选五投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