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ckquote id="mn7bq"></blockquote>

          <output id="mn7bq"><pre id="mn7bq"></pre></output>
          1. <code id="mn7bq"><i id="mn7bq"></i></code>
            首页 > 新闻 > 商业人文

            分享到微信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20445;?br>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柏林电影节助力华语文艺片,市场缝隙里的生存之道

            第一财经2019-02-20 17:08:17

            简介:国际电影节也是文艺片成本回收的渠道之一,?#30340;?#20154;士表示,“有了电影节背书,销售才有可能性。”行业不景气,小成本影片反而有了新机会

            王景春、咏梅凭借《地久天长?#20998;?#30340;表演,斩获了第69届柏林电影节影帝影后殊荣,创下了华语电影在?#20998;?#19977;大电影节上表演奖项纪录。 东方IC图

            《白日焰火》“擒熊”五年后,华语电影在柏林电影节迎来了久违的高光时刻。

            两位中生代演员王景春、咏梅凭借《地久天长?#20998;?#30340;表演,拿下了第69届柏林电影节影帝影后殊荣,引发圈内外的舆论沸腾。这是继《纳德与西敏:一次别离》(2011)、《45周年》(2015)之后,又一部包揽最佳?#20449;?#20027;角的影片,创下了华语电影在?#20998;?#19977;大电影节上表演奖项纪录。

            影片讲述两个中国家庭40年间的命运变迁,呼应着中国人在计划生育、国企改制浪潮中的集体回忆,故事所探讨的人伦情感,足够引发跨文化观众的感动。影评人陈凭轩记得,《地久天长》的柏林首映时,不少人?#24213;?#21852;泣。“王小帅很聪明。虽然时间跨度很大,但终究聚焦家庭以及人的关系,丧子之痛是能引发所有人共情的东西。”

            在陈凭轩看来,今年的阵容称得上“华语大年”。据他观察,一个国家同时有三部作品入围主竞赛单元的现象非常罕见,“美国、法国可能会有,德国、意大利都很难做到。”除了主竞赛单元的出色表现,超过十部华语电影遍布全景、新生代、论坛等各个单元。其中,《第一次的离别》斩获新生代单元评审团大奖,《再见,南屏晚钟》拿到泰迪熊奖评审团大奖。

            对于柏林电影节“华语大年”现象,《第一次的离别》出品方大象纪录创始人吴飞跃认为,在中国电影市场高速发展的大前提下,越来越多具有艺术表达能力的电影人参与电影创作,同时走出国门,参与到最高水平的全球电影体?#36947;?#21435;竞争;另一方面,包括柏林电影节在内的国际电影节越来越重视中国的电影创作力量,而不仅仅是资本的力量。

            小单元亮点频出

            过去30年,柏林电影节对华语电影青眼有加,《红高粱》《喜宴》《香魂女》《图雅的婚事》《白日焰火》相继斩获最高奖项金熊奖。2015年之后,《长江图》《大象席地而坐》?#24230;?#24773;史》《大世界》等影片的入围或得奖,曾引发小范围的关注与热议,但从未如此声势浩大,形成一股势头冲破圈层。

            华语文艺片成井喷之势有其偶然,“虽然中国电影市场很大,但艺术电影整体水准还排不到前?#23567;?rdquo;陈凭轩告诉第一财经。今年柏林电影节特殊背景之一,是执?#24179;?0年的电影节主席迪特·科斯利克?#24230;?#20132;接,今年的评审团中,朱丽叶·比诺什和影评人贾斯汀·张也比较偏爱中国电影。

            制片公司午?#25925;?#28966;联合创始人曹柳莺,今年是第六次来到柏林电影节,她对今年的主竞赛单元影片多少感到有些失望,“很多片子比较平庸,甚至是差。”与名导新作相比,其他小单元展现出生机勃勃的创作景观更让她印象深刻。

            今年,柏林电影节各个单元的华语电影,题材丰富而多元,?#28909;紓?#20877;见,南屏晚钟》是同性题材,《漫游?#21453;?#23569;女视角?#22270;?#24518;出发,《第一次的离别》聚焦新疆的儿童,《过春天》是硬核风格的青春电影。

            曹柳莺发现,近几年由于国内环境不佳,艺术片创作者?#21335;?#26395;于海外电影节,创作功利心较强。“电影节有自己的一套选片口味,创作者们潜意识地贴近,拍传统现实主义题材,往往呈现‘老少边穷’的景观。”

            “以前连看三部?#38469;?#21516;一种类型,今年大多是非常个人化的表达,或者非常勇敢。无论是创作方向还是思维方式都与过去产生很大差异。”曹柳?#21512;?#31532;一财经表示。?#28909;紓?#20877;见,南屏晚钟》是同性题材,《漫游?#21453;?#23569;女视角?#22270;?#24518;出发,《第一次的离别》聚焦新疆的儿童,《过春天》是硬核风格的青春电影。

            但在曹柳莺看来,这种丰富的创作样貌和国内市场环境并没有直接关联。在和这些创作者交流中,她发现,很多影片并没有按照市场模式运作,资?#26149;?#36164;金和前几年的渠道来源都有所不同。“?#28909;?#38647;磊的《动物方言》是一个带有实验性质的家庭记忆讲述,它更像是美术馆中的装置艺术;而从拍片背景来看,《动物方言》与法国公?#31454;?#20316;,《南屏晚钟》是?#21592;?#33258;导,导演的丈夫自己担当摄影师;《春暖花开》是中德合拍片。”

            文艺片的市场机会

            中国跻身全球第二大电影市场,但国内艺术电影生存环境没有变得更好,其中一座大山就是资本压力。在陈凭轩看来,电影市场很大,但是很大部?#30452;?#28866;片分了一杯羹,艺术电影生存空间狭窄,产业链各个环节的漫天要价,造成恶性循环。

            很多时候,导演不懂如何找钱,更不懂如?#20301;?#38065;,对于真正的新导演来?#25285;?#25293;片步履维艰。资本逐利,有时投机,往往会盯着那些已经成名的导演的新作品。“投资方希望押中艺术商业双赢的影片,看到《路边野?#27712;?#37027;样的文艺佳作,资金大量流入,最后变成花很多钱去实现一个导演的艺术理想。”最终,毕赣的第二部作品《地球最后的夜晚》跨年上映,投资方趋之若鹜,最终票房口碑两极。

            制作成本抬高之后,回本压力相应变大。过去,一些大型影视公司操作十多个商业片之后,需要在履历上添一些能够带来名声的文艺片,不考虑成本和亏损,而影视寒流来袭之时,资本收紧了口袋,不再像前两年那么阔绰了。

            最近半年,很多小项目因为筹不到钱,无法开机,甚至拍到一半停下来。但对于一些人来?#25285;?#19981;好的消息是另外一些人的好消息。

            “现在影视公司的钱确实捂得比较紧,大家都在讨论,影视寒冬会不会?#36158;?#20170;年下半年的片荒。但与此同时,比?#38553;?#30340;片子在做后期,如果有一个空?#25285;?#36825;些片子正好可以填充这个空?#25285;?#32780;且没有太多竞争。现在市场瞬息万变,不仅仅和资本有关,和政策关联也很大,大?#20063;?#22826;清楚政策导向去哪里,很多人都在观望当?#23567;?rdquo;曹柳莺说。

            “寒流之下,大家更珍惜手中的资金,对投资收益比?#22836;?#38505;会更精打细算。”吴飞跃表示,市场上无非两种钱,大钱?#38553;?#32487;续投大的项目,但会更谨慎;?#34892;?#20307;量的钱,则更多地向优质的?#34892;?#25104;本电影倾斜。

            大象纪录出品的首部剧情长片《第一次的离别》,前后花了将近四年时间。导演王丽娜在?#32435;恪?#31532;一次的离别?#38750;埃?#27809;有任何剧情片?#32435;?#32463;验,但吴飞跃觉得,作为一个非科班出身的导演,王丽娜拥有一种特别简单?#30171;看?#30340;特质,并且突破了很多新人导演调教儿童演员上的障碍。

            作为曾经的创作者,现在的创业者,吴飞跃清楚地知道,大量的创作者除了创作热情和才华之外,资金、团?#21360;?#36816;营……几乎什么都缺。大象纪录为影片组建了一支资历深厚的后期团队,这部风格?#21183;?#32780;诗意的影片最终斩获东京国际电影节亚洲未来单元最佳影片,在柏林电影节新生代单元也有所斩获。最终,《第一次的离别》斩获东京国际电影节亚洲未来单元最佳影片,在柏林电影节新生代单元也有所斩获。

            类似《第一次的离别》这样的电影,出品团队优势互补,成本可控?#20063;?#22823;,回收渠道丰富,风险小,投资收益率高。吴飞跃认为,这种类型的影片一定会成为市场非常重要的选择之一。

            多渠道回收制作成本

            午?#25925;?#28966;出品的《漫游》入围了本届柏林电影节论坛单元,导演祝新是一个23岁的年轻人。《漫游》是他的长片处女作,这个幻梦与现?#21040;?#32455;的故事氤?#24213;?#21335;方夏日的潮湿气息。曹柳莺陪着他去国外做后期,参与釜山电影节、柏林电影节,见证导演成长,?#36816;?#32780;言是很有成就感的事情,也是她投入艺术片制片与发行工作的热情所在。

            “创作者脆弱而多疑,所有人拍的时候都觉得自己很厉害,但是拍完之后一定充满怀疑。你需要长期陪伴他们,让他们对自己做出来的东西有充分的信心,然后?#19994;?#21147;量继续下一部作品。”

            目前,曹柳莺正在寻找新的渠道,扩大艺术电影成本回收途径,国际发行与销售是她最近关注的领域。“国外观众对华语片的口味乃至新导演的?#29616;?#38656;要培养的过程,对于新导演来?#25285;?#22914;果能够在电影节上或者海外有一点斩获,是一种极大鼓励。”

            “一方面,国际市场渴望优质的中国内容,但是他们不知道如何与中国片方进行?#24049;?#30340;沟通;另一方面,国内导演没有很多展示的机会,需要一些有经验的团队带着他亮相电影节。处女作在国际上崭露?#26041;?#20043;后,第二部作品能够有一个不错的卡司,融资的过程相对不那么困难。”曹柳莺表示。

            但是,将中国内容推向海外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无论是前期的最低保证金,还是后期回款周期都非常漫长,这也是国内没有专门从事国际发行公司的原因。

            去年,曹柳莺负责的一部影片与法国一家著名发行商合作。“他们会给到一个最低保证金,金额根据影片质量以及他们对影片的市场信心来?#33539;ǎ?#26576;种程度上是一个回本的渠道。影片进入法国?#21512;?#20043;后,再进行票房分成,电视、DVD以及线上版权,每一个渠道售出之后都会和我们分成。”

            虽然海外发行是一个回本的渠道,但能够被发行商垂青的华语片屈指可数。以法国?#21512;?#20026;例,一年中能够被看中的华语片,几乎一只手就可以数得过来,除去?#32456;量隆?#29579;小帅、王兵这样已经成名的导演新作,剩下来只有极个别华语片能够被幸运选?#23567;?/p>

            海外发行之外,国际电影节也是成本回收的渠道之一。视幻文化是午?#25925;?#28966;旗下主营海外发行业务的公司,它负责发行的《福冈》入围了本届电影节论坛单元。幸运的是,《福冈》在柏林电影节期间放映之后,就有一些发行商主动?#32487;浮?#26361;柳莺表示,“有了电影节背书,销售才有可能性。电影节实际上也是国际销售的一部分,它会产生放映的费用、奖金,拿到奖项之后回国可以申请政府奖励等等,电影节本身也是非常好的回收成本的渠道。”

            在吴飞?#31350;?#26469;,国际市场的版权售卖和海外发行是影片必须考虑的一个收入来源,不过大部分中国电影的国际市场回收还比?#31995;停?#36825;块市场还处于早期开发的阶段,但潜力不俗。

            《第一次的离别》在柏林首映后,第二天就与意大利的一家发行公司达成了销售协议,负责影片海外发行的前景娱乐,和其他国家和地区的买家们做了一轮又一轮的谈?#23567;?#24433;片首映当天就收到全球十几个电影节的主竞赛邀请,这些电影节上的展映费收入、奖金收入,也会构成收入来源之一。

            吴飞跃对艺术电影的生存前景比较乐观,他相信在电影圈,认真做事、希望通过好电影的创作和发行改变些什么的人们,很容易?#19994;奖?#27492;,聚在一起。?#28909;紓?#20170;年同时入围柏林电影节新生代单元的《过春天》和《第一次的离别》渊?#26149;?#28145;。“两部影片的剪辑师?#38469;?#39532;修,两位导演?#38469;?0后女导演,也恰巧?#38469;?#22788;女作,她们在柏林期间不仅观赏了对方的作品,而且深入交流。”早在柏林电影节之前,大象点映就万达和五洲发行?#33539;?#20102;合作意向,为《过春天》做超前点映,在文艺片受众中发酵口碑。

            “作为出品方,所要做的就是保护好导演的创作内核,为他补足缺失的资?#26149;?#25903;持,从整个产业链给他提供全方位的帮助。”吴飞跃认为,从市场的角度而言,艺术电影、文艺片的创作者们要?#19994;?#21512;适的合作方来运营项目,在确保艺术?#20998;?#30340;前提下尽可能地开发商业价?#25285;?#24182;对资金方的投入负责,这样才能形成一个良性循环。

            附:第69届柏林电影节华语影片参赛情况

            主竞赛单元:

            《地久天长》(导演王小帅)

            《?#33267;?#34507;》(导演王全安)

            全景单元:

            《风中有朵雨做的云》(导演娄烨)

            《再见,南屏晚钟》(导演相梓)

            论坛单元:

            《漫游》(导演祝新)

            《福冈》(导演张律)

            《动物方言》(导演雷磊)

            《春暖花开》(导演吴林峰)

            新生代单元:

            《过春天》(导演白雪)

            《第一次离别》(导演王丽娜)

            《踮?#20598;狻罰?#30701;片)(导演林谊如)

            责编:李刚

            此内容为第一财经原创。未经第一财经授权,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包括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36842;瘛?#31532;一财经将追究侵权者的法律责任。 如需获得授权请联系第一财经版权部:021-22002972或021-22002335;[email protected]
            相关阅读

            撞档《复联4》的藏语电影,商业夹缝中的?#23433;?#22320;新浪潮”

            《撞死了一只羊》首映礼上,监制王家卫谈到撞档《复联4》时回应:艺术片的市场空间是有限的,我们终于有一条艺联专线,如果退了,基本上等于自我放弃。

            2019-04-25 10:53

            柏林“擒熊”后公映在即,一个典型中国家庭的《地久天长》

            咏梅和王景春的感人表演,让《地久天长》略显戏剧性的文本变得真实可信。这两个近乎完美的角色,如同真实存在于现实世界?#23567;?/p>

            2019-03-20 10:16

            王小帅:和商业片抢票房很悲?#24120;?#33402;术电影终会“墙内香”

            《地久天长》包揽柏林电影节银熊奖最佳?#20449;?#20027;角后,王小帅认为,现在想?#32435;?#20005;肃艺术电影的年轻人所处的环?#24120;?#35201;比自己那时好许多

            2019-03-20 10:07

            跨境学童变身深港“水?#27712;?,青春片《过春天》的双城阵痛

            近距离接触和观察跨境学童之后,导演白雪觉得心疼,问他们是哪儿人,这些孩?#21451;?#31070;躲闪,只是答?#20309;?#26377;香港身份。

            2019-03-14 17:46

            用十年城中村经验拍电影,《路过未来》里农民工二代的残酷青春

            1000万成本的《路过未来》,是李睿珺迄今最“贵”的电影。这部?#30475;?#30340;艺术片,想呈现普通人所面临的高企的房价,紧张的医?#24179;?#32946;资源、日益恶劣的环境污?#23613;?/p>

            2018-05-19 11:09
            • 第一财经
              APP

            • 第一财经
              日报微博

            • 第一财经
              微信服务号

            • 第一财经
              微信订阅号

            点击关闭
            湖北十一选五投注